• <i id='z1q2p'></i>

    <acronym id='z1q2p'><em id='z1q2p'></em><td id='z1q2p'><div id='z1q2p'></div></td></acronym><address id='z1q2p'><big id='z1q2p'><big id='z1q2p'></big><legend id='z1q2p'></legend></big></address>
  • <tr id='z1q2p'><strong id='z1q2p'></strong><small id='z1q2p'></small><button id='z1q2p'></button><li id='z1q2p'><noscript id='z1q2p'><big id='z1q2p'></big><dt id='z1q2p'></dt></noscript></li></tr><ol id='z1q2p'><table id='z1q2p'><blockquote id='z1q2p'><tbody id='z1q2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1q2p'></u><kbd id='z1q2p'><kbd id='z1q2p'></kbd></kbd>
  • <ins id='z1q2p'></ins><dl id='z1q2p'></dl>

      <fieldset id='z1q2p'></fieldset>

          <code id='z1q2p'><strong id='z1q2p'></strong></code>

          <span id='z1q2p'></span>

            <i id='z1q2p'><div id='z1q2p'><ins id='z1q2p'></ins></div></i>

            難忘86年春晚 金曲多明星贊 馮鞏初上春晚 沈伐零點七成經典

            • 时间:
            • 浏览:19

            打開記憶,重溫經典。咱們繼續展開有關春晚的那些難忘回憶。今天,咱們就來回味一下1986年的那屆春晚吧。

            1985年嘗試在北京工人體育館舉辦的春晚失敗瞭,所以1986年,導演黃一鶴又將舞臺搬回到瞭中央電視臺演播大廳。有瞭前一年的經驗教訓,黃導演在舉辦這一屆春晚時更加小心,事無巨細,都考慮周全——在穩中求創新和發展。

            這屆春晚,有些中規中矩,但也有很多亮點。

            其中最令人難忘的,就是在這屆春晚上推出的時代金曲特別多,並且幾乎每一首都流傳至今。而明星的數量也很多,還都是些重量級的。

            在這屆春晚上,蔣大為帶來瞭《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成方圓演唱瞭《我多想》、殷秀梅深情高歌《祖國啊我永遠熱愛您》 、董文華放聲歌唱《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

            而劉曉慶,在繼1983年主持過第一屆春晚後,今年又回到瞭春晚舞臺上。這個一向勇於挑戰自己的電影明星,這次不僅用載歌載舞的形式,和薑昆一起,演繹瞭湖南花鼓戲《劉海砍樵》,而且更穿上洋溢著青春朝氣的時尚服裝,登臺演唱瞭《太陽出來喜洋洋》。

            劉曉慶的歌聲究竟如何,可能大傢已不記得,但她那小男生一般的造型,卻很帥氣,令人至今難忘。

            而同樣難忘的還有擁有美好嗓音的蘇小明,她首次登上春晚,為大傢演唱瞭她的成名曲《軍港之夜》和《我要回到傢鄉去》,甜美的歌聲給大傢帶來瞭非常美好的感受。

            隻是,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位在當時風頭無二紅得發紫的大歌星,在幾十年後,會以小龍套的身份,出現在《大江大河》這部電視劇中,扮演雷東寶的母親這一角色,而且表演非常自然生活化。真正顯示瞭“隻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的專業素質。在此,為她點贊。

            和蘇小明一樣,也是在1986年首次登上春晚的,還有我們最為熟悉的一張面孔,那就是每年都會跟我們說“我想死你們瞭”的馮鞏大叔。

            因為時間太久遠瞭,所以可能很多觀眾都已經忘記馮大叔究竟是從哪一年開始登上的春晚瞭吧?

            是的,就是這一年——1986年的春晚,一個叫馮鞏的相聲演員,出現在瞭大傢的面前。那年他剛滿28歲,人好年輕,也好瘦。而現在,他61歲,在春晚的舞臺上,整整陪伴瞭我們30多年。

            我想,他絕對算是我們每年都見的老朋友瞭,更已成為瞭春晚記憶的一部分。

            在這屆春晚上,他和自己的搭檔劉偉一起合說瞭相聲《虎年談虎》 。那時,馮鞏還是名優秀的捧哏演員。他們的節目,給大傢帶來瞭陣陣歡笑。

            而在這屆春晚上,有一個節目令我印象非常深刻,那就是沈伐表演的諧劇《零點七》。

            現在說到沈伐和諧劇這兩個名詞各位是否都有點懵?那我就簡單地給各位科普一下。

            沈伐是我國著名的喜劇表演藝術傢,曾師從諧劇大師王永梭。其詼諧幽默的表演在全國尤其是西南地區深受歡迎和好評。

            諧劇是王永梭先生創辦的一種表演形式,又是獨角戲的一種。通常就是一個講四川方言的演員,通過自己的語言、形體和神態,與並不存在的對象進行交流,從而獨自完成整個節目的內容。

            這種表演形式詼諧幽默,生動活潑,但對演員的表演技巧要求卻很高,因為稍不留意就會顯得虛假和過火。而沈伐是一位頗具表演功力的演員,他為我們呈現瞭一個非常精彩的諧劇節目《零點七》,諷刺瞭一位在走穴時討價還價的川劇旦角演員。可能有部分觀眾聽不懂沈伐的四川話,但他生動逗趣的表演卻令大傢心領神會並樂不可支。

            這應該是迄今為止春晚舞臺上唯一的一個演員全程說四川話的節目,但效果卻相當好。我至今都還記得其中的一些搞笑臺詞:演員打粉定妝,又不是墻壁上刷灰漿。

            我小鳳鳴在我們縣裡頭還是譽滿全球的演員。你們不要以為我是唱旦角的,老娘還是唱得來大花臉,耍得來大關刀。

            當然,說到喜劇節目,最受歡迎的,還是要數陳佩斯和朱時茂合演的小品瞭。因為有瞭前兩屆春晚上積攢下來的人氣基礎,陳佩斯和朱時茂此時已成為央視春晚的一個品牌。觀眾隻要一見到他倆,就想開口樂。

            這一次,他們帶來的小品是《羊肉串》,最搞笑的是陳佩斯扮演的小販是那麼滑稽、逼真,一舉一動都令觀眾捧腹大笑。而他與朱時茂的組合,一個負責搞怪,一個負責嚴肅,配合得嚴絲合縫,堪稱完美——說他們是春晚第一代喜劇明星,絕對是有道理的。

            我記得在過去的1985年,有一部電視連續劇特別受歡迎,那就是根據老舍先生的同名小說改編的《四世同堂》。而劇中的很多演員也成瞭深受老百姓喜愛的大明星。在這屆春晚上,導演就請到瞭在《四世同堂》中出演角色的幾位演員,為大傢帶來瞭精彩的表演。

            在《四世同堂》中扮演韻梅的李維康是我國著名的京劇表演藝術傢,所以她為大傢獻上瞭現代京劇《紅燈記》的選段《都有一顆紅亮的心》,原汁原味,令人沉醉。

            而在《四世同堂》中扮演大赤包的李婉芬和扮演冠曉荷的周國治,兩位都是我國非常著名的話劇演員,在這屆春晚的舞臺上,為我們呈現瞭小品《送禮》,精湛的演技,引來瞭觀眾們的交口稱贊。

            說到1986年的這屆春晚,還有一些節目也很有創意,像陶長進、小香玉、方亞芬聯袂出演的《斷橋》,就通過一個戲曲小品的方式,巧妙地將四川的川劇、河南的豫劇和浙江的越劇融合在一起,上演瞭一出南腔北調的《白蛇傳》,令人啼笑皆非。

            另外鄭緒嵐和牟玄甫合唱的《化蝶》,來自香港的張德蘭演唱的《春光美》、笑林李國盛合說的相聲《怪聲獨唱》等,也給我們留下瞭非常深刻的印象。

            還有一個感悟就是,那時出現在央視春晚的演員,都好年輕啊。給大傢看一張照片,各位能猜出照片上這位參加1986年春晚的演員,是哪位歌唱傢嗎?歡迎大傢通過留言區告訴我們吧。

            另外在1986年的春晚舞臺上,各位最喜歡的節目是哪個呢?也歡迎大傢通過留言告訴我們。

            本文系老電影的那些事兒原創作品,未經允許請勿抄襲!違者必究!